faith

大抵浮生若梦,姑且此处销魂。

”身不饥寒,天未曾负我;学无长进,我何以对天”

做古诗文鉴赏题,初读一遍两首古诗,勾勾画画,也到没有什么感觉,不就是思亲嘛
没有预料到的是,在做题的时候一遍一遍的赏析,那“故乡今夜思千里,愁鬓明朝又一年”,那“想得家中夜身坐,还应说着选行人”。所谓佳节倍思亲,元宵一刻却只有灯下的孤影陪,心事重重独不眠,想想千里之外的家人,又怎不会泪满襟,深处现代的我们依旧难懂那份悲情,那份思念,我们远远的看着,试着去体会,即使像我这样湿了眼眶,也不及诗人万分之一的悲情